「中国最牛闺蜜」:她45岁未婚成清华最美教授;她帮世界首富花钱

4天前,「2022深圳全球创新人才论坛」在会展中心梅花厅举行。

令人意外的是,在这次论坛的现场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的出现立刻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是的,颜宁回来了!

同时她宣布即将辞去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回深圳创立医学科学院。

来源:红星新闻

妳可能对这个名字有些模糊,但妳一定听说过「中国最牛闺蜜」。

18岁那年,颜宁和李一诺同时考上清华,同窗4年,朝夕相处,亲密无间。

她们一个严谨,一个向往自由,在她们的身上甚至找不出来太多的相同点。

但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却成为了闺蜜。

如今,伴随着颜宁的回归,闺蜜俩的故事也再一次刷屏。

01颜宁、李一诺清华大学相遇,完全不同的两人却成好闺蜜

1977年,颜宁出生在山东章丘的一个农村,虽然家境十分普通,但父母对她一直都疼爱有加。

不过,这种疼爱里也不缺乏严格的管教。从小,她就被要求不能说脏话,不能随便去朋友家里玩,即使是去,一到点就必须得回家。

也正是父母的这种关爱和保护, 让颜宁的天真、烂漫从未被外界的复杂环境所磨灭。

她活泼开朗,有着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并且一直保持着对自由的向往,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长不大」。

从读书开始,颜宁的学习成绩在班里就一直名列前茅。1990年,她以极高的成绩考入章丘一中。

高中时期,她丝毫没有放松,一直用良好的成绩来回报父母的付出,终于,三年后的大学联考,她轻松考上了清华大学。

但在进入清华之后,颜宁的生活却并没有那么一帆风顺。

第一次离开父母和一群陌生的人相处、新宿舍、新环境、新的课程和更加复杂的知识,以及一连串的新鲜事物压得她喘不过气。

各种的不适应终于在第一次期中考试时爆发了,从小都能轻松应对考试的她第一次感到茫然、恐慌。

当考试结束的那一刻,她心想, 「完了,这下要有生以来第一次不及格了。」

其实,和不及格相比,她更害怕的是不知道如何面对父母。一直以来,她努力学习,每次考试第一,都只是为了让家人开心骄傲。

然而,当她哭着给妈妈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妈妈却丝毫不关心她的成绩,只是担心她的状态。

这时的她才明白,一直以来, 父母最想要的都不是她的成绩,而是希望她能生活的快乐、幸福。

放下压力的她终于开始享受大学的生活,也正是在这时,她遇见了一辈子的好闺蜜,李一诺。

相比于颜宁幸福的童年生活,李一诺却有着恰恰相反的命运

在她12岁那年,父母离婚,她跟着妈妈净身出户,四处辗转。

但生活的苦难并没有将母亲打垮,她永远积极的去迎接前方的各种挑战,把所有伤痛都变成过往。

拥有这样一位坚强的母亲,自然也让李一诺的内心极为强大。

从小,无论是穿什么衣服、留什么髮型、还是要做什么事情...几乎都是由她自己来做决定。

她想买路边摊的衣服,妈妈只告诉她,「妳想买就买」。

之后没穿几天,衣服就破了,她自己也就记住了教训。

每当她不开心的时候,妈妈就告诉她:「去它的,出去玩玩,放松放松。」

这样的教育, 让李一诺有着远超同龄人的自主和独立。

报考大学时,李一诺自己选择了清华,最后被成功录取。

大一暑假来临时,因为期末的微积分考试成绩不够理想,她选择自己留在学校里补习一段时间。

这时,她发现班上的一位同学颜宁也没有回家。

细聊之后,她知道了颜宁也有成绩差点垫底的经历。

「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人的距离一下被拉近了。

一个是从小被家里人保护的「掌上明珠」,一个是独立自主有理想有抱负的励志女孩,两人的经历、性格截然不同,按理说应该走不到一块儿。

但她俩偏偏像两个形状大小不同却正好能互相嵌合的齿轮,没过多长时间,就变得亲密无间。

此后的大学时间,她们一直都没有分开,一起上课、一起做实验、一起自习、一起考托福,甚至是一起坐在食堂边吃饭边看美女...

时间一晃而过,大学四年很快就过去了。

毕业后,颜宁选择到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李一诺则去了加州大学读博。

很多人都认为, 一向严谨的李一诺未来一定会投身于科研,而向往自由的颜宁则会在商界驰骋。

但未曾想到,她俩未来的人生,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完成了「互换」。

02颜宁成清华最年轻教授,李一诺替世界首富「花钱」

读博期间,从小喜欢自由、喜欢金庸小说的颜宁竟意外的在科研中找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快乐。

每次研究成功,她都感觉像玩游戏过关了一样过瘾,渐渐的,她迷上了科研。

在普林斯顿大学读博期间,她每天都只睡8个小时,其他时间全部用在学习和研究。

2007年,学成归来的颜宁重返清华,成为当时清华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此后, 她的一项项科研成就也随之而来。

2014年,37的她率领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团队,用6个月的时间攻克了膜蛋白研究领域50年不解、最受瞩目、国际竞争也最激烈的科学难题。

她以通讯作者的身份在国际最有影响力的顶尖学术期刊《自然》、《科学》、《细胞》上发表了20多篇论文,其中有两篇被《科学》评为「年度十大进展」。

2019年,她更是获得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

但是,即使功成名就,颜宁依然保持着属于她的纯真和执着,由于是对于「女性」,她有属于自己的观点。

她去参加央视《开讲啦》节目,撒贝宁感叹:「您比较颠覆我们对女科学家的想象。」

她立即纠正: 「为什么科学家前面要加个‘女’呢?」

她去面试博士生,旁边的老师向一位女学生提问:「妳如何平衡家庭和科研呢?」

她立即打断并反问道: 「妳们为何从来不问男性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

接着转身温柔的告诉女学生:「妳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

她不仅耿直且率真,更是不畏惧任何「权威」,也不被世俗的观点所约束。

这给她带来了肯定和赞美,也引来了无数的争议,但她丝毫不为所动。

面对大家对科研界某位知名人士的吹捧,她大胆站出来质疑,纠正不正的学术风气;

2017年,40岁的颜宁离开清华,返回普林斯顿大学担任分子生物学系首位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

消息一出,外界一片哗然。有人指责她崇洋媚外,有人猜测清华内部排挤她...

面对质疑,颜宁的回复很简单:

「我已经知道在清华做教授是什么体验,现在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去普林斯顿会是什么感觉。」

至今,颜宁仍未结婚。

很多人对此表示嘲讽、质疑,并且不断的拿出来作为攻击她的点。

但她不愿意被传统的婚姻所束缚,不愿被生育等道德观捆绑住。她只留下一句话来回复: 「我不结婚,不欠谁一个解释。」

而另一边的李一诺,也没有在大家认定的路上前行,反而是选择了大家认为原来的颜宁会走的路。

在博士毕业之后,她突然放弃了科研。

原因也很简单, 同样的东西她已经见过太多太多,现在她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她拿着11万美元的起薪,进入了大名鼎鼎的麦肯锡。

但一切都没有那么容易,缺乏工作经验,没有任何商科背景的她,每天都被压力所包围着。

自卑、自我否定,这是李一诺在这段时间里常有的状态,但孩时的经历,从妈妈身上学来的精神让她扛了下来。

不懂就闷头学,完不成工作就自己加班,一定要把工作做得比别人优秀...

一年,两年,三年...

六年后,她从一名普通的职工,变成了麦肯锡的合伙人。

但这并不是李一诺追求的终点,2015年,她第一次见到了比尔盖茨。

这个全世界最有钱的人和她长谈了两个小时,却是告诉她怎么去花钱——做社会公益。

她被打动了,果断从麦肯锡辞职,自愿降薪, 开始担任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直到2020年。

通过社会公益,李一诺见到了更广阔的世界,发现了更多的社会问题需要她去解决。

在这期间,作为3个孩子的妈妈,她发现一个现象:

有些富豪为了孩子读上某所名校可能会花上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但很多流动儿童一年的学费也就只要三千元。

这刺痛了她的心。

于是,2016年, 她自主创办了「一土学校」,致力于实现教育公平以及对传统的教育方式进行创新。

她想用她的力量,去影响一些孩子,改变一些孩子,让他们未来都拥有灿烂的人生。

03漫漫人生路,携手良友一同前行!

回头看颜宁、李一诺的人生经历,除了感叹惊讶之外,一定还充满了感动。

真正的闺蜜,不是必须要有同样的生活经历和相似的性格特点;

真正的朋友,不止是可以一起哭一起笑,更重要的是还要一起成长,一起向前走。

李一诺考托福,颜宁就跟着考;李一诺进实验室,颜宁就跟着进;李一诺泡自习室,颜宁就变成了每天回宿舍最晚的一个...

因为有对方的存在,她们的生活更加精彩,在不知不觉间,也变得更加优秀。

如今,颜宁辞去了普林斯顿大学的职位,李一诺也不在盖茨基金会任职了,她们的人生路上都开始了新的选择。

没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她们却神奇的活成了对方曾经想要成为的样子。

但相同的是, 她们都让人生充满了可能性,都打破了大家对女性的固有印象。

人生在世,我们会听见太多太多的「定义」:妳能做什么、妳该怎么做、妳会怎么样...正是这些限制,让很多人只敢想,不敢做,最后变成连想都不敢想。

更有很多人,早早将自己的人生禁锢,一眼就能看到头。

而不管是颜宁还是李一诺,都将自己的人生握在了自己的手上,所做所为皆由心,并且把生活过得异常精彩。

40多岁的女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是每天朝九晚五重复同样的工作,还是天天在家带娃、打扫清洁?

但颜宁和李一诺告诉我们,40多岁的女人可以不结婚,同样也很成功;即使是作为3个孩子的妈妈,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事业,拥有自己的未来...

世俗的观念不应该把我们困住,更不应该定义我们。我们的人生,应该由我们自己决定。

仔细想想,人生当是如此,得一良友,不管路上多少磕磕绊绊,仍一同前行;

不停下脚步,让未来充满无限可能;

抛开世俗的偏见束缚,男人如何?女人又如何?只管去实现人生的精彩。

正如李一诺曾说的一样, 「要做一个贪心的人。」

也如颜宁曾说的一样, 「生命如此短暂,要努力去拓展生命的宽度,多去经历和体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