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家庭最高级的炫富,是孩子跟父母「无话不谈」

大家发现了没?

每个孩子小时候都是好奇宝宝,脑子裡有十万个为什么,每天围着父母问个不停。

但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很多家庭亲子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

有一位父亲抱怨:「我跟女儿的微信聊天页面,只有转账信息。」

作家麦家曾自曝: 「整整三年,青春期的儿子没跟我说过一句话。」

这样的情况並不是个例。

一项针对20870名中小学生的调查显示:

仅有26.73%的孩子,有了心裡话,最想告诉的是父母,而且这一比例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

一位心理专家直言, 不懂亲子沟通的父母,都把话 养成了「哑巴」。

为什么孩子跟父母,越来越无话可说?

叶一茜曾在微博抱怨,跟女儿森碟对话,每一句都是ending。

父母只看到孩子叛逆、冷漠、不听话,却没有意识到,孩子反抗的不是父母,而是不恰当的沟通方式。

首先,有些父母没有倾听的意识。

每一个不願意诉说的孩子,背後都站着一个不会倾听的父母。

他们的潜意识,並没有把孩子当作一个独立的个体看待,也不在乎孩子的感受如何。

作家麦家跟儿子渐行渐远,导火索就是一个巴掌。

儿子跟同学打架,老师把麦家叫到学校,麦家没问缘由,甩手就给儿子一个耳光。

回到家後,儿子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同时也关闭了朝向父亲的心门。

是麦家亲手打断了他跟孩子之间的沟通桥梁。

2018年的《全国家庭教育状况调查报告》显示:

在孩子感到不被父母尊重的情况中,「我做错事时,家长总是不听解释就批评我」、「家长从不认真听我把话讲完,总是打断我」占了很大的比例。

沟通是双向的,一方堵住了耳朵,另一方就乾脆闭上了嘴。

其次,有些父母的沟通方式过於粗暴。

前一阵,作家荞麦在微博上分享了母亲知道自己阳後的第一反应。

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的亲子沟通,没有共情和接纳,而是习惯性地否定和忽略孩子的感受。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

「学校有小朋友欺负我。」

「他只欺负妳一个人吗?妳得从自身找原因。」

「老师上课讲了一个笑话,好搞笑。」

「没用的事妳可来劲儿了,正经事一点儿不做!」

「放学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

「妳肯定是不好好走路,跟同学打闹了,活该!」

这些评判、否定、责骂,根本算不上是沟通。

电影《小孩不笨2》中有一句独白:「大人经常以为,跟我们说很多话,就是沟通了,其实他们都是跟自己讲,自己爽。」

孩子主动跟亲近的人交流,袒露自己的喜怒哀乐,是希望他们能够跟自己感同身受。

但父母忽视孩子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暗示孩子「妳还不够好」,逼着孩子一步步关上自己的心门,毁掉一段本该很温情的关系。

不会好好沟通的父母,养出沉默寡言的孩子

相声演员于谦曾被问道:「妳最怕儿子和妳说什么?」

他回答:「最怕他什么都不说,因为妳不了解他, 就走不进他的世界。」

黄磊也说过: 「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跟父母沟通。」

《百家讲坛》赵玉平老师讲过一个案例。

孩子走出房间喝水,妈妈问:「儿子,作业写完了吗?」

孩子听了暴跳如雷:「能不能别问了?」

妈妈找到赵老师:「我还什么都没说,他怎么就炸了?」

跟孩子沟通後,赵老师得到了另一个版本的亲子沟通:妈妈每天都问孩子「作业写完了吗」,甚至一天问好几遍。

如果孩子回答「写完了」,妈妈会说:「写完了就坐在沙发上发呆?妳不会再去刷几道练习题,背几个单词?每次都是我推一下妳动一下,妳是为我学呢?」

如果孩子回答「没写完」,妈妈会说:「没写完就赶紧去写啊,还坐在沙发上发呆?每次都是我推一下妳动一下,妳是为我学呢?」

不管孩子怎样回答,迎面都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所以孩子十分排斥跟妈妈沟通。

《非暴力沟通》作者马歇尔·卢森堡博士曾说: 评价、指责和命令都属於暴力沟通的方式,会让孩子遭受到无形的「精神暴力」。

看过一个案例,15岁的小陶受到校园暴力,向父母求助无果,最後选择轻生。看到他在遗书中列数了霸凌者的恶行,父母才追悔莫及。

在悲剧发生前的一个月,一直在学校寄宿的小陶突然回到家,跟父母说自己遭受了校园暴力。

但小陶的父母没有在第一时间站出来维护儿子,而是认为同学间的小打小闹,大人不需要插手,还责骂儿子擅自逃学回家。

绝望之下,小陶选择了服毒自s。

内容未完,请按「第2页」继续阅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