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弃父母穷酸!21岁女大生「自认是落难千金」怀疑身世 强拽母做「亲子鉴定」後坐不住了

老话讲: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贫,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父母的养育,即使父母再不好也要心怀感恩。

可在现实生活中,有些孩子会嫌弃父母的出身,有些会嫌弃父母没有开豪车,浮躁的社会也感染了孩子的心,让他们失去了本有的孝心。如果说孩子还小,尚且可以原谅,那么一个成年人倘若也持有这种态度,就是种悲哀,无论对社会还是对自己。

21岁的大学生陈如花(化名)就沉浸在「公主梦」里,醒不过来,她认为自己並非父母的亲生女儿,强拉母亲做亲子鉴定。

陈如花是家中二女,大学已经毕业。她总是认为自己跟这个家格格不入。比如家人都是黑头髮,而她的头髮却偏黄色;她自认相貌出众,家人却都相貌平平,母亲就是一个典型农村妇女的形象;母亲行事粗鲁,跟自己的气质如兰大相径庭。以一个大学生的知识储备,她得出了一个猜想: 醜陋的父母生不出漂亮的孩子,自己这般高贵,怎可能是农村父母的亲生女儿?这不符合遗传规律。

这个想法成了一个种子,在陈如花的心中慢慢生根发芽。 长年累月间,这个可怕的念想变成了她认定的事实,因为她又找到了3个间接「证据」:母亲总是对她又打又骂,亲生父母怎会忍心对自己的孩子下手?父母没文化,没本事,一年到头挣不了多少钱。自己的大学学费是笔不小的开支,这钱是从哪儿来的呢?更离谱的是父母居然还能拿出钱来买下现在一家5口居住的小楼。

第三个证据让陈如花有些兴奋。在一步一步的推理下, 她深信自己是抱养的孩子,亲生父母会是个大富豪。这就能完美解释自己大学学费和家裡买房子的钱的来源——家中的一切,都是她「有钱的亲生父母」给的。之所以亲生父母还没来认亲,或许有难言之隐,陈如花完全可以理解。


这个大胆的结论迅速佔领了陈如花的理智,她甚至在想, 如果能够确认这个事实,她就能脱离现在贫困的家庭,远离穷酸的父母。她的富豪父母会给她安排工作,给她随意消费的卡,她可以实现财富自由了。「落难的公主」终於要回到贵族的「城堡」了。

实现美梦的前提是要证明自己並非父母亲生,於是陈如花强烈要求母亲一起去做亲子鉴定。陈如花的举动让母亲唐女士伤心透顶,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含辛茹苦养育了21年的女儿竟然是如此「薄情寡义」。

唐女士夫妇虽然收入不高,但他们辛勤工作,不辞劳苦,365天只休息过年的7天。赚取的钱捨不得多花一分,全都投入到三个孩子身上,供他们吃穿和上学。虽然不能给孩子们提供富足的生活条件,但老两口宁可自己吃苦,也没让孩子过得太差。

在母亲眼中,陈如花的大学算是白上了。 一个女生不思上进,还常常夜不归宿。衣着暴露,频繁出入各种酒吧和夜店。陈如花喜欢化大浓妆,妆容一言难尽,却认为自己貌若天仙。

生活朴素的唐女士看不下,数落了陈如花几句,陈如花就跟母亲进行对骂。气愤当头,唐女士才会下手打女儿几下,並非像陈如花所言,对她暴力相向。孩子都是父母心尖上的肉,怎么忍心苛责?唐女士夫妻对子女的生活可以说尽了最大的能力,毫无亏欠。

慾望让人疯狂,财富的幻影让陈如花迷失自我。被母亲拒绝亲子鉴定的要求後,陈如花气愤地离家出走,她认为家裡人在想方设法阻扰她回归「富二代」身份。她扬言道: 「不去做亲子鉴定,就打死妈妈。你们不让我好过,那大家就都别想好过!」


陈如花丧心病狂的举动让母亲唐女士失望极了。她想快点结束这场闹剧,便同意去做亲子鉴定。鉴定机构外,陈如花不停地催促母亲,全然不顾母亲的伤心。她只希望美梦成真的那一刻快一点到来。

鉴定结束後,陈如花拉住了想要离去的母亲。她盘算着结果一出来,就追问母亲关於亲生父母的信息。 唐女士实在无法面对这种「家醜」,不願留下,陈如花却上手卡住了母亲的脖子。一旁的姐姐忍无可忍地给了陈如花一个响亮的耳光,快速挽住母亲的手离去,一场闹剧落幕。

陈如花是不是唐女士亲生的女儿,根本无需一纸亲子鉴定。毫无意外的结果让陈如花的「公主梦」彻底破碎。她愣在原地,怎么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拿着亲子鉴定书回到了出租屋,没有回家,並且好几天没有露面。她确实需要时间来认错和悔恨。

唐女士说: 「随她去吧,等她想通了就会回来。家裡的大门永远为她打开。」父母总是願意为孩子妥协的那一个。


文章参考:百家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