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女童「头髮粘到胶水」!老师好意帮她剪掉髮尾 宝爸见後却「大怒索赔8.8万」:坏了我的生意

人们的经济水平提高了,担心的事情也就多了,比如说「如何给孩子更好的教育?」於是,培训班的市场就此打开,许多父母选择把孩子送往培训班,让孩子学点知识和才艺,希望孩子和同龄人相比有一技之长。

2020年8月4日傍晚,一家儿童培训机构放了学,许多家长都排在机构门口接孩子。此时,一个老师眼尖的发现,一个名叫胡一心的女童,头髮上粘了起泡胶,在得到胡一心奶奶的同意后,将胡一心带回了机构帮她剪掉那一小撮头髮。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行为,却让女孩的爸爸勃然大怒,第二天就打电话要求女孩老师赔偿2万元(约8.8万台币)。在被老师拒绝後,女孩爸爸撂下话「你们剪了我女儿的头髮,这2万你们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那么为何女孩的爸爸会生气,女孩的头髮又有何特殊的,为何会值两万块钱呢?

「胡一心,你奶奶来接你了,赶紧收拾收拾跟你奶奶回家吧。」

8月4日晚,看见胡一心的奶奶已经到了机构门口之後,老师便提醒了还在玩的胡一心。

「好,我知道了。」

说完胡一心便收起了自己从家带的起泡胶,走到门口时胡一心跟老师说了句再见之後,才朝着奶奶走了过去。

老师回头看了一眼胡一心,发现她的头髮上粘的有起泡胶,就追了过去。

「等一下,等一下,你这头髮上粘了一点起泡胶,快过来我看看。」

老师一边查看女孩其他地方有没有起泡胶,一边跟胡一心说道。

「一心奶奶,一心头髮上的这块起泡胶都硬了,这起泡胶有毒,要赶紧弄掉才行,我看应该洗不掉了,我去找剪刀把这一点剪了吧。」老师看着胡一心头髮上的起泡胶担心的说道。

听到老师这么说,胡一心的奶奶也担心起来:「那赶紧弄掉吧,这孩子没事玩这东西幹嘛。」

随後老师便把胡一心又带回了机构,边走便问:「一心,老师把你这一点头髮剪了吧,你这都洗不掉了。」

看到胡一心点了点头,老师才找出一把剪刀,帮她把粘着起泡胶的一点头髮剪掉了。

之後胡一心便跟着奶奶一起回家了,而老师则在一旁继续看着其他孩子,跟他们一起等家长。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老师的这一行为竟然会让胡一心的爸爸胡卞大发雷霆。

「喂,妈,胡一心最近在学校表现的怎么样啊?」胡卞趁着早上吃早饭的时间打电话问了母亲关於女儿的学习情况。

「还是老样子啊,没啥变化,还是有点贪玩,昨天还因为玩起泡胶把头髮粘住了,最後让她老师把那撮头髮给剪了。」胡一心的奶奶将胡一心在学校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儿子。

没成想胡卞听到之後,生气的说道:「妈!你怎么能随便让人剪一心的头髮,还是个女老师,你忘了老家的习俗啊。」

胡一心的奶奶听见儿子生气了便解释道:「那老师说起泡胶有危害就给剪了,就一点点没啥事的。」

「什么一点点,你听那老师胡说,这会影响我做生意的,真是的,这事你别管了,我去找学校。」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胡一心培训机构负责人王女士的手机就响了,王女士接通电话后问道:「喂,您好,是位啊?」

「我是胡一心的爸爸胡卞,昨天下午你们是不是剪我女儿头髮了?」胡卞上来就怒气冲冲的说道。

王女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被问的一头雾水,但听到胡卞很生气,便和气的说道:「一心爸爸您好,这个事情我暂时还不清楚,您先消消气,等我了解情况之後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覆。」

「那最好是。」胡卞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之後便挂断了电话。

王女士听到电话里传出的嘟嘟声,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後便找到了昨天负责胡一心班级的老师问道:「刚刚胡一心的爸爸打来电话,问我们昨天是不是剪了胡一心的头髮,这事你知道吗?」

胡一心的老师听到后很疑惑:「是有这事啊,但胡一心的奶奶是知道的啊。当时已经放学了,我看见胡一心头髮上粘了一点起泡胶我就给她剪掉了,就一小撮,我剪之前还跟她奶奶说了。」

王女士了解了情况之後说道:「好,我知道了,估计是胡一心的爸爸误会什么了,等会儿我再跟他解释解释,你先去忙吧。」

以为胡一心的爸爸对这件事产生了误会的王女士又给他打去了电话:「一心爸爸,我刚去问了一下一心的老师,她的老师说是帮一心剪了一小撮头髮,不过……」

还没等王女士把话说完,胡卞就大声质问道:「为什么要剪我女儿的头髮,你们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王女士听后十分的无奈便解释道:「一心爸爸你先别着急,你听我把话说完,是这样的,昨天一心在玩起泡胶的时候不小心粘到了头髮上,被老师看见后,在徵得一心奶奶同意之後,一心的老师才剪的。」

「就不能洗掉吗?为什么非要剪,还有你们並没有跟我妈说过这个事。」胡卞並不听王女士的解释,而且还否认了老师在剪头髮前徵得了他母亲同意了的事实。

「可是我们老师……」王女士正准备说些什么,话就又被打断了。

「别说了,我现在在宁波做生意,这个事你等我回去处理。」说完胡卞就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王女士说话的机会。

王女士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很是无语,她没想到孩子的一撮头髮居然让孩子的爸爸如此大费周章,还要专门从外地跑回来处理。

随後王女士又找到胡一心老师再次确定了事情真的就是老师说的那样之後,才稍微安下心。而胡一心的老师得知胡一心爸爸要专门从外地跑过来处理这件事也表示不能理解。

这让培训机构的老师们都忍不住好奇起来,都想看看胡一心爸爸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葯,胡一心的头髮又到底有何金贵,为何剪了一小撮他就要专门从外地赶回来处理。

「谁剪的我女儿头髮?」胡卞一赶到培训机构就开始质问。

「一心爸爸,是我剪的,是有什么问题吗?」胡一心的老师疑惑地问道。

胡卞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像个炮仗一样一点就着,怒吼道:「你凭什么剪我女儿头髮啊,你事先跟我们家长说过了吗?你随随便便就剪了!」

胡一心的老师听着胡卞像个机关枪一样突突突说了一堆,脸上依旧挂着笑的耐心解释道:「一心爸爸,这个我事先跟一心奶奶沟通过了的,她奶奶同意之後我才剪的,而且一心自己也是同意了的,这话可不能乱说的。」

「证据呢,你说你沟通了就沟通了啊,那我妈根本不知道这个事。」胡卞还是不信,继续说道。

看着胡卞一副赖上了的架势,王女士和胡一心老师只好拿出了8月4日下午放学时的录像。

录像中显示在胡一心走出机构门口后,胡一心的老师便追了出去,而胡一心的奶奶当时就站在门口,由於离监控较远看着有些模糊,但不难看出三人是沟通了一会的,随後老师便领着胡一心又进了机构,在门口时老师还问了什么,胡一心明显的点了头,之後老师才拿出剪刀剪掉了胡一心的那撮头髮。

「一心爸爸你看这监控录像都摆在这了,我们也不可能撒谎,你说是吧。」王女士给胡卞看完监控录像后说道。

「那录像那么模糊,我怎么看不出来老师跟我说了这件事,反正你们就是剪了我女儿的头髮,这是事实。」胡卞看完监控录像之後声音吼得没有之前那么大了,但是依旧不承认剪头髮这件事他妈妈是知情的。

王女士已经对胡卞很是无语了,强忍住内心的不满,挤出一丝微笑问道:「那一心爸爸你想怎么解决这件事呢?」

胡卞低头思考了一会说道:「我告诉你,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可以,我的要求也很简单。一个,我做生意的,我女儿的头髮不能随便剪,为了弥补这个过失,我要老师把我女儿的头髮一根一根的接上去。另一个,要这个女老师把自己的头髮也剪一点,发到网上去。」

王女士和胡一心的老师听到胡卞这么说,面面相觑,都震惊地张了张嘴巴,想说些什么但半天都没能说出口。

「给你们点准备时间,我就先走了,还有生意要做。」说完胡卞就离开了培训机构,留下了还愣在了原地的王女士和老师。

王女士和老师怎么也没想到胡卞会提出这么苛刻的要求,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第一次商讨就算是以失败告终,本以为胡卞只是想为难为难她们,但令人意想不到的还在後面。

「怎么样事情考虑了好了吗,到底能不能做到?」胡卞又给王女士打去了电话进行催促。

「一心爸爸您提的这两个要求怎么说呢,着实是有点强人所难了,剪老师头髮可以接受,甚至是发到网上也是可以的,但你说把一心头髮再接上,这恐怕不太合适吧。」王女士十分为难的说道。

「那做不到那就赔呗,还废什么话啊!」胡卞一听王女士说做不到就要求她进行赔偿。

「一心爸爸要不您还是过来一趟,我们再坐下来好好谈谈吧,这电话里也说不清楚。」王女士听到胡卞要求赔偿,只好提出跟他当面谈的要求。

胡卞只好又从宁波跑到了绍兴,一到培训机构就说道:「到底怎么解决,是做到我说的那两点,还是赔?」

「一心爸爸你看就一撮头髮的事,要不就让一心老师把她自己头髮也剪了就当是赔礼道歉了,咱就别计较了行吗?」王女士用商量的口吻跟胡卞说着。

「这事小吗?在我们老家,是不能随便给我女儿剪头髮的,剪了头髮是要摆酒席的,你说这是小事,我告诉你,现在必须赔偿。」胡卞两句话还没说到就又炸了毛。

还没等王女士开口,胡卞就又说道:「我把孩子全托在你们机构,你们是怎么做的,尽到一点责任了吗?我不会再让孩子在你们机构上了,必须给我把学费全额退给我,一共是两万,酒席的钱我就自己出了,也不会让你们承担。」

「一心爸爸,您要给一心退学我们是同意的,但退全额学费我们是无法接受的,还有头髮这件事您也没提前跟我们明说,你们老家的习俗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让我们来负这个责呢?」王女士对於胡卞越来越离谱的要求渐渐的有些生气了。

「本来就是你们机构的问题,孩子玩起泡胶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制止呢?说剪我女儿头髮就剪了,还是女老师,这样不仅破坏了我们老家的习俗还会影响到我做生意的知不知道,就两万块钱已经对你们很仁慈了,我这放着宁波的生意来跟你们谈这个事我都没说啥。」

胡卞又说出了一大堆理由来要求培训机构赔偿。

王女士听到后都被气笑了:「监控录像上都显示得清清楚楚,你先在还这么要求,反正我们是做不到的,退学费是可以的但也不会全退,该我们负责的我们一定负责,不该我们负责的我们也不会当冤大头。」

就这样谈判再次失败,教育机构坚决不同意胡卞的无理要求,並提出走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件事,胡卞也将这件事反映给了教育部门等待处理。

一撮头髮竟然能够引起纠纷,闹得沸沸扬扬,还真是挺让人意外的,不知道胡卞有没有为女儿胡一心考虑过,到底是习俗生意重要还是女儿的健康更重要呢?


文章参考:今日头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