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那些奇葩审美,裹脚还不是最猎奇的?她们用颜料刷脸

「裹小脚」「束腰」「大饼脸」「用毒美白」「睡平头」,妳认为美吗?人类对美的追求永无止尽,也在不断地更新换代,如今我们再看这些当时的流行,妳作何感想?古人撰写关于美的诗词,美人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美男是「言念君子,温其如玉」。但是也总有奇葩的审美占据过社会主导。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朋友,请给队长来个强烈推荐,咱们马上开讲。

准备开始

「裹小脚」

裹脚

这个让现在人诟病的审美,如果追溯起来,第一次裹脚最早出现在五代的南唐舞娘,所以最开始主要从事娱乐行业的人在裹脚,後来发展成风尘女子或者家奴,社会上普遍的舆论是 「正经」女孩子才不会裹脚,到了元朝已成为社会上层人的主流,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直到明清发展到顶峰,以至于不裹脚就会成为社会另类,裹足不再是大户小姐的专属,下地劳动的底层女孩也必须这样做,裹足不管是为了束缚女性,还是取悦男性,亦或者方便婚嫁,总之这样畸形的审美对古时女子带来了切实的肉体伤害,一双正常大小的足,可以裹成半截筷子的大小,这其中要经历无数次的断骨挖肉,腐烂愈合·······

裹脚

「大饼脸」

唐朝俑

我们现在看隋唐明的画像或者雕塑,最大的印象就是,都以「胖」为美的时代,其实主要是微胖,最重要的是脸要圆,但凡社会上有声望地位的人,几乎都是一样的模板:圆脸,没脖子,肚子大到腰带只能放在脐下。传世名画《中兴四将图》中的岳飞,与我们印象中的武将形象严重不符,不光面色白皙,还有两只手都捂不住的「将军肚」。相反,受现在人追捧的低脂肌肉猛男,在古时都是「恶鬼」「夜叉」的代表,一看就是吃不上饭还得干活的底层人士,反正不是什么好形象。对女性也是如此,如果妳微胖还白,那就是人生赢家了,「色曜春华,艳过硕人」,看见没,「硕人」高大健壮就是美女颜值的天花板。

以肥为美

「睡平头」

睡平头

现在新生儿要睡平头还是一种风俗,尤其是北方,各种工具都安排上,垫着书,垫着镜子,保持4-6周的仰卧,这平头就睡成了,扁平的脑袋是从古代遗留下来的审美感,睡平头也是有6000多年历史的,主要是在大汶口地区,通过出土的人骨观察,这个地区男性扁头率50%以上,女性达到了100%。到了清朝,更是因为「阴阳头」这么个髮型需要,将水平头进一步发扬光大。刚出生的宝宝头颅是由软骨和没有闭合的头颅骨构成,这其实是为了给大脑生长髮育提供足够的空间,在外力的作用下强行扁平,对大脑发育是有一定影响的,医学上也定义成畸形类疾病,大家也渐渐发觉,后脑勺平了,脸就更大更平了,像明星那样上镜的精致立体小脸盘,基本都是圆脑袋的。所以受到现代审美的冲刷,越来越多的年轻父母已经摒弃了给小宝宝睡平头的习惯。

「束腰」

维多利亚时期

这是西方那边的奇葩审美,16世纪开始流行,在维多利亚时期达到顶峰,那时候女性酷爱束腰,在束身衣的前后侧面纵向嵌入鲸须,这样保证足够的坚挺外形,整个社会追求越细越美,以致于让这个束腰带越勒越紧,这种畸形美的追求和「裹足」一样,是需要付出健康代价。长期佩戴使得胸腔变小,五脏六腑都发生移位,心脏负担增加,干扰正常的消化功能,引起呼吸不畅,严重者甚至引起子宫脱落·······现在也有一些新型的束腰产品,也有明星为了束腰穿礼服,倒腾到了医院的,所以爱美的朋友们,想拥有S曲线,还是通过锻炼更靠谱。

束腰

「毒药美白」

维多利亚束腰

肺结核在现代都是让人后怕的传染病,但在中世纪的欧洲却有无数人希望得这个病,因为肺结核患者的症状迎合了当时的审美:柔弱的身材,透明苍白的皮肤,发烧导致的闪闪发亮的眼睛和猩红的嘴唇。所以为了达到这些「美」的标准,就衍生出一系列「不要命」的美容方法,看一些现存的美人肖像画,画中女人皮肤白皙到发光的感觉,如果我告诉妳这些美白方法妳绝对不会尝试,因为他们会用氨水洗脸,含铅的白色涂料涂抹在脸上,朱砂当作唇釉,最绝的是把香水或者橘子汁滴到眼睛里,这样瞳孔放大,看起来水汪汪的。还能做到内外兼修,口服砷--也就是砒霜,长期低剂量服用使皮肤中的色素丧失,达到美白效果。真可谓「头可断,血可流,爱美之心不可无」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民族保留一些奇葩美,比如古代日本还会以一口黑色牙齿为美,笑起来,比贞子还吓人。

黑牙齿

至今仍存在的布岛人脖子套圈,脖子越长越美,

铜圈

摩尔西族的唇戴圆盘,这装饰品看着就疼,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铸就一方的审美。

嘴环

现在我们即使生活在文明、开放的时代,依然有一些不健康的美,今天A4纸漫画腿,明天锁骨里面能养鱼,后天不知道又是什么风潮,其实抛开那些莫名其貌的审美标准,做一个快乐的「天然人」,妳看维纳斯,胸不大,腰也粗,大脚板,一样是全世界最完美的美女。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欢迎大家踊跃讨论。生活很美好,感谢有妳们,咱们不见不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