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猴子做活体实验,是否符合人道主义?谁才是最残忍的动物?

这是一只做开颅实验的猴子,小小的脑袋没有毛发,坚硬的植入体令它痛苦不堪,鲜血不时地从伤口处流出。面对残忍的动物实验,我们是矛盾的,矛盾到有时候不敢直面血淋淋的事实。

百猴死 一药生

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已经开始用一些替代方法去解决动物实验的问题,例如用人造细胞替代活体动物,用3D打印器官复制人体器官,但是我们距真正脱离动物实验,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研究人员将一针病毒扎进猴子的眼皮,当猴子出现疾病感染的情况,就详细记录下各种数据参数,经过几十个小时的痛苦折磨,研究人员才会使用半成品的疫苗进行救助,实验的结果,要么猴子死,继续进行新的研发,要么猴子活,继续接受下一步实验。实验猴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痛苦的死去。「百猴死,一药生」。在疫情当下的时节,实验猴的身价暴涨,从1万一只涨到10万,国际市场一猴难求。

因为做实验使用的猴子主要是恒河猴和食蟹猕猴,虽然这两种猴子繁殖能力并不强,一次一胎,繁殖周期也较长。但是它们与人类基因相似度高达94%,人类所有可以感染的疾病,这两种猴子几乎都能感染,是完美地「替难者」,这具备了极高的研究价值,实验猴也开始上升到国家战略资源的地位。

在实验猴中的测试几乎完全稳妥时,我们才会进行下一步R体实验。我们在实验过程中尽量遵从3R原则,尽量使用低等动物,尽量使用非动物体外方法,尽可能减少动物使用数量,提高利用率等等。

但这不过是「孰轻孰重」的权衡罢了。

脑机接口技术一直是科幻片的主要设定,也是人类对「永生」的一种渴望,想要梦想变成现实,技术得到运用,和人类基因极为相似的实验猴首当其冲。

人的梦 猴来献

猴子们被迫安置在特殊的固定装置上,切除部分头骨,安装上具有高度侵入性的头部植入物,导致猴子反复出现感染。研究人员起初也是有怜悯之心的,但是多次实验操作,猴子最终成为冷冰冰的编号,遇到反抗或者不服从安排,一顿殴打在所难免,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手术,它们有可能束缚在固定装置上长达五六个小时,也可能饱受药物实验的摧残,出现食欲不振,呕吐不止等等。而开颅手术本身风险极大,它们势必遭受实验失败,并发症,感染等等,即使死亡了,它们的尸体也会再次上手术台,成为剖尸数据的一行行字。

其实比侵入式实验,更残忍的是动物们进行的心理实验。例如哈洛进行的一系列关于「母爱真谛」的实验。恒河猴们一出生就与母亲被迫分离,焦躁不安的小猴子无时不刻的尖叫,恐惧使得它们大小便失禁,实验中,它们面对两种选择,一个是提供奶水的铁丝妈妈,一个是温暖柔软的毛巾妈妈。通过无数小猴子,毫不犹豫选择毛巾妈妈的观察中,我们才明白原来相对于温饱,很多动物包括人类,更渴望接触、抚摸、陪伴和爱。

只不过为了更好地作证这一观点,哈洛还进行了后续实验,比如「毛巾妈妈」故意去伤害小猴子,小猴子被欺负得咋哇乱叫,仍然奔向毛巾妈妈,比如:出生就母子分离的小猴子长大后,失去了社交性和群居性,还强迫它们交配,生下的幼崽几乎被不健康成长的母猴虐待致死。

哈洛说:「如果我的实验可以拯救人类,即使使用再多的猴子,也在所不辞。」

所有的医疗成果和设备都必须先从动物身上测试,才能进行人体实验,这是永远无法逃避的规则。

自古事事难两全

一方面站在道义角度,我们反对动物实验,毕竟实验的背后,是动物们遭受持续性的疼痛、折磨,置于各种辐射、有毒的环境下,特异摘除某些组织和器官。把眼部化妆品滴入兔子的眼睛中,为我们的美丽买单。为实验兽药,猫咪血淋淋的前肢就被注射了13针。

一方面站在科学的角度这无法避免,公元前2-4世纪,古希腊就开始了动物实验,可以说人类的医学发展史就是一部动物实验的发展史。胰岛素在1922年首次从狗身上分离出来,彻底改变了糖尿病的治疗方法,1970年代使用犰狳研发抗生素疗法和麻风病疫苗。不拿动物做实验,难道用人来做实验吗?在历史中,还真有采取平民作为实验对象的国家。漂亮国每年有35万士兵倍受「性病」困扰,每年为了治疗需要支出340多万的美元,于是漂亮国在1946年前后进行了危地马拉梅毒实验,当地人跟小白鼠一样,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接种病毒,短短两年就造成了1300多人感染,最终导致80多人死亡。

到底谁才是最残忍的动物?答案不言而喻。说到底都是为了自我种群的发展,谁也不比谁高尚。希望科学发展之路再快些,我们能早点真正的脱离活体动物实验,找到那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好了,世界很美好,感谢有妳们。点赞关注加评论,我们下期再会。

用戶評論